这个西方收藏家,把中国古宅搬到美国,只为安放最爱的明清老家具

返回 仓储问答

这个西方收藏家,把中国古宅搬到美国,只为安放最爱的明清老家具

作者:hokoko 时间:2021-8-25

这个西方收藏家,把中国古宅搬到美国,只为安放最爱的明清老家具


古典搬运工


明尼阿波利斯艺术博物馆,是美国最重要的古代艺术收藏地之一,拥有各类藏品8万余件。该馆也是美国最重要的中国艺术品收藏重镇之一,14个展厅陈列着约6510件中国艺术品。


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的中国收藏大部分来自于布鲁斯·代顿夫妇的捐赠。布鲁斯·代顿(Bruce Dayton),1918年出生于明尼苏达州的豪门世家,23岁起就担任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的理事,直至97岁去世。


他和妻子露丝(Ruth)从90年代开始就热衷于中国艺术品收藏,Dayton夫妇最开始以收藏中国古代硬木家具为主,但是明式家具携带的传统文化不断吸引着他们,于是,他们的收藏进一步拓展至与文人生活密切相关的各种器玩、清供,以及图书和绘画。


令人称道的是,他们夫妻的收藏目的并非个人或者家族的拥有,而是从一开始,就打算捐给博物馆。几十年来,他们总共向博物馆捐赠了2000多件艺术品和7200万美元。


与中国家具结缘

布鲁斯·代顿和中国家具结缘,与他的妻子露丝有关。露丝喜欢练太极拳、喜欢中国文化,她甚至获得了中国哲学研究方面的学位,但却始终没有去过中国。


或许是因为成天听着露丝唠叨“神秘美丽的中国哲学”,又或许是因为她常年练着的奇怪的“中国功夫”,布鲁斯·代顿从没见过哪种拳法像太极拳这样,如此动作缓慢但又蕴含着奇妙的韵律感和力量感,这让他感到奇妙。


但真正的开始是由一把官帽椅开启的,这是布鲁斯·代顿收藏的第一件中国艺术品,他清楚地记得第一次看到它的感受,平缓简洁的线条、高挑的椅背,明式家具美丽的身姿,撞击了他的心弦。


非常幸运的是,他遇上了收藏中国家具的最好时期。当时,大量中国家具从香港被运往西方,那个时候,古董经销商手中和艺术市场上,每天都有无数的中国家具等待顾客把它们领走,其中有些家具品相之完整,材料之珍稀,是如今市场上几乎见不到的。


于是在这些年,布鲁斯·代顿和露丝游走于各艺术市场,开始了他们的中国艺术收藏之旅。他们喜欢几乎所有时期、全部范围的中国艺术品。短短几年,他们就购买了300多幅中国书画,大量漆器、陶瓷、青铜器,还有经典的佛教绘画、雕塑,甚至还收集了一组罕见的佛经。


这75件的中国家具,就是这些年的收获之一。他们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将它们更好地呈现在世人面前。


要从中国搬一座明清的老房子

1995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在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里,布鲁斯·代顿和罗伯特·雅各布森似乎在商讨着一件重要的事情。他们一会低头私语,一会又抬头看看环绕在他们身边的75件中国明清时期的家具。


岁月改变了很多东西,几百年的光阴,让这些曾经光鲜的木头,变成了有着斑驳皮壳的“老东西”。几百年无数次地搬动、磕碰,让它们不复当年无数次打磨才造就的光滑无暇,但岁月造就的古老皮壳,为它们镀上一层深邃神秘的光泽。


没有什么比情景再现更有感染力。布鲁斯·代顿和罗伯特·雅各布森想到了美国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的“明轩”,一座建于1981年的中国庭院。


他还记得那时,纽约大都会艺术博物馆请了中国工程队来建造这个庭院,甚至连当时的总统尼克松都来视察工程进展。最后呈现的中国庭院,的确有着几分他在中国画中见到的庭院的样子,但有一点非常遗憾,就是那个建筑是新的,没有真正古老的中国味道。


布鲁斯·代顿突然有了一个大胆的想法:如果有一座明代的房子,加上明代的家具,那么就能真正还原那个时代的生活,这种完全的真实再现比任何解说词都有力量。


于是,他们决定从中国搬一座真正明朝的房子回来!


一间明代的客厅和一间清代的书房

这个想法虽然听上去非常不可思议,但并非完全不可行。购买房屋在当时的中国是合法的,他们所要付出的无非是大量的时间和金钱,于是罗伯特·雅各布森来到了中国明朝时期的文化艺术中心苏州。他知道,这里应该会有他想要寻找的东西。


果然,他在苏州找到了七座建于明清,并且保存完好的建筑结构。在拍摄了大量照片和测量了一堆数据后,罗伯特·雅各布森飞回明尼阿波利斯,向布鲁斯·代顿报告自己的发现。


最后的结果是,他们从苏州的洞庭湖边,搬回两栋原汁原味的明清建筑。其中一栋是苏州吴氏家族的厅堂——“谦益堂”,后位于218展厅,还有一间清代的书房则位于216展厅。


购买过程很顺利,这些房屋结构在原主人眼里显然不是什么珍贵的文化遗产,一个并不算高的价钱就能把整栋房屋买断。麻烦的是怎么把它们搬回美国,他们在当地找了13名熟练的木工来拆卸这两座房子,仅仅这一步骤,就耗了整整一个多月。


那年的冬天,房屋的各个结构件拆卸下来后,被逐一拍照、编号、记录,而后清洗、修复,装上集装箱,登上轮船。自此,离开那片他们伫立了几百年的土地,漂洋过海运往美国明尼阿波利斯。


次年4月,四位中国木工乘飞机到达了明尼阿波利斯,他们这次的任务是在三个月内重新把它们组装起来。数月后,这个历时三年、花费了将近100万美元的项目终于完成。


1998年8月,两座“中国房子”正式对外开放,成为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的永久展览项目。从此,中国建筑和家具爱好者们多了一个必定前往的朝圣之地。


“谦益堂”中的家具依照厅堂原先的陈设摆放,不过馆方偶尔也会调换陈设。有时是以十二条屏风为中心,前置罗汉床,两侧分别为官帽椅和圈椅,两侧搭配黑漆大柜和亮格柜等。


有时则是以祖先画像为中心,三张翘头案分别对应三张画像,左侧有佛龛及香几香炉,数张官帽椅圈椅分列两侧,墙上则都有合适的挂画以搭配。


清代书房大小约三十平米,屋内赏石、桌椅、插屏、文房用具一应俱全,东西驳杂,但十分有细节感。清代书房的陈设也并不是一成不变,有时搭配的是交椅式躺椅,有时是官帽椅。


打卡馆内两件明星藏品

同时馆内的两件明星藏品必须打卡,一件是入口的黄花梨大理石落地屏,当它还在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时,它曾是会刊的封面,也是业内出现无数次的“明星”,许多研究文章都从它而起。


但更多人记得的是,在1996年的那场拍卖会上,布鲁斯·代顿以110.25万美金拍下了这张珍贵的屏风,刷新了当时的中国古典家具拍卖纪录。


屏风前的,是一把传奇的明代黄花梨圆后背交椅。坊间传闻其与上海博物馆的那把应是一对,都出自陈梦家。


细节


具体是否如此不得而知,清晰可数的流传脉络是加州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从加拿大博物馆将它购进,布鲁斯·代顿又以53万美元的价格将它拍下,送给了明尼阿波利斯博物馆。


至于屏风前面这把交椅,据说还有个有趣的故事:馆方曾特地为这把交椅举行了一场展览,允许参观者试坐,不想却被一个三百多斤的胖子坐塌了。“作案人”慌张着要赔付,最后以保险公司承担,馆方修复为结局。

好管家仓储 HOKOKO

为您提供最优的 仓储解决方案

 

业务咨询:
HokokoStorage
客户服务:
Hokoko-China
   
好管家公众号:
HokokoChina
移动网站:
hokoko.com.cn

 

手机:13510142250,18682401141
备案号:粤ICP备18086732号
深圳市好管家仓储管理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Email:hokokochina@126.com